业内预计改革力度将超预期 金融监管改革将全面展开-聊城杰伟浩钢管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Contact

业内预计改革力度将超预期 金融监管改革将全面展开

2018-03-02 12:06:04      点击:

改革力度将超预期


过去五年,我国经济发展成就显著,全面改革取得重大突破。五年来,决策层推出了超过1500项改革举措,推动改革全面发力、多点突破、纵深推进,经济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步伐不断加快,经济稳中向好态势不断巩固,持续发展的新动能不断积聚。


业内人士认为,高质量发展是经济新常态的进一步深化,现代化经济体系是我国经济发展的战略目标。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国企国资、财税、金融等多个领域改革。


提高经济发展质量


“‘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个表述是经济新常态理论的进一步深化,直接阐释了质量对增长的替代关系,给了一个观察我国经济转型发展的新视角。”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表示,过去讲经济新常态,往往过多关注经济增速下滑,却较少透过这一现象,看到经济发展的质量在改善以及效益提高的本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认为,我国经济具备向高质量发展的有利条件。一是经济结构出现重大变革,为高质量发展创造有利条件;二是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为高质量发展提供强大市场驱动力;三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深入推进,为高质量发展开辟了有效途径;四是科技创新和技术扩散进入活跃期,为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五是全球价值链的变化为高质量发展提供机遇。


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主任祝宝良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未来结构性改革力度将进一步加大,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同时,要通过必要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促使经济增长速度跟经济潜在增长速度差不多。预计未来经济增速将适当放缓,未来三年经济增速在6.3%左右。


“综合各方面的测算数据来看,中国现在的潜在增长率是下降的,这是中国经济进入新阶段后带来的结果。”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说,中国经济从高速增长时期走过来,现在应该对增长速度问题有新定位。经济增长取决于潜在增长率,潜在增长率在经济理论上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现在大家都在测算中国潜在增长率应该是多少。现实增长率和潜在增长率比较吻合是理想状态。如果现实增长率高于潜在增长率,经济就过热;如果现实增长率低于潜在增长率,经济增长潜力就没有充分发挥。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李扬表示,最近几年,在概括目前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时,很多人使用“新经济”这个概念。他认为,新经济的概念并未概括出当前我国经济基于现代科技而进行创新、转型的特征,相比而言,“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提法更为确当。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包括发展实体经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推动城乡区域协调发展、发展开放型经济、深化经济体制改革。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经济发展已进入增速换挡、结构调整和动力转换的新常态,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正在发生根本性变化,需要开启新一轮的经济体制改革以适应经济发展。”


王一鸣表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把提高供给体系质量作为主攻方向。要加快建设制造强国,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做实做强做优实体经济。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也表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释放经济转型升级的巨大潜力,最终的成果需要体现在实体经济的发展上。以数字经济为代表的新经济发展,需要以实体经济为依托。当前,在“三去一降一补”取得明显成效的基础上,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围绕创造实体经济良好体制环境破题发力。


国家信息中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牛犁认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创新是核心。政府要加强基础性创新,落实这个战略,才能建设创新型国家。此外,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需要全面开放。我国在普通商品、制造业领域已经开放,但在服务领域开放力度还不够,应加快建设自贸港、自贸区,积极推动服务领域形成全新开放格局。


不论是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还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都离不开改革的推动。业内人士预计,今年多项改革的深化力度将超预期。


“现在的改革是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条主线怎么理解?”刘尚希说,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要素的市场化,二是治理的现代化。现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应该到了升级版,这个升级版应当在上述两方面上下功夫。


在他看来,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和政府治理的现代化紧密相连,这相当于“两只手”的作用。要素的市场化改革就是要更充分地发挥市场这只手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而政府治理的现代化是要更好地发挥政府这只手的作用,这“两只手”形成一种合力,来推动整个产业转型升级,推动整个中国经济发展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祝宝良认为,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重点在“破”、“立”、“降”上下功夫。应大力破除无效供给,把处置“僵尸企业”作为重要抓手,推动化解过剩产能;大力培育新动能,强化科技创新,推动传统产业优化升级。


另外,祝宝良表示,应进一步完善国企国资改革,围绕管资本为主加快转变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在电力、电信、民航、军工、石化等领域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健全公司法人治理结构。


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院长黄剑辉预计,今年国企改革在继续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的同时,将完善国企国资改革方案,围绕管资本为主,加快转变国有资产监管机构职能,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中央和地方将在更大程度和更广范围内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推行员工持股、撬动社会资本等方式实现混改目标,大量标杆性改革案例将会涌现,为后续改革提供可复制经验。国企资产证券化也有望在今年掀起新高潮。


此外,黄剑辉认为,今年金融监管改革将全面展开。今后三年,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三大攻坚战的首要任务,预计金融监管改革将更加强调去杠杆和防风险。机构设置方面,新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将发挥更大的统筹协调作用,着力减少监管空白和盲区,减少套利行为发生。制度建设方面,将出台相关金融法律制度的实施细则,细化法律条款,完善金融业务持牌经营管理,推动功能监管和行为监管,补足金融监管短板。机构准入方面,将放松金融业准入,加快民营银行设立步伐,积极推进金融机构股权多元化,鼓励混合所有制改革和员工持股。